首页> 社区> 留学经验> 留学生活> 一个意大利姑娘在我家住了四个月的感受(下...

Chiara轶事之四:她在的日子,每个周末孩子在近处的兴趣班及玩耍我都会托付给Chiara。其中女儿闹过很多次,说不想和Chiara去,我曾以为是由于Chiara的到来占用了女儿和我们相处时间的情绪反应亦或是女儿见不得我们对Chiara客气友好的独女狭隘气量。直到一次我无意中去公园门口找她们,发现不间断地有老人们来打量这位金发碧眼的姑娘(之前几次和她去街上,有不少年轻的大学生姑娘们因为觉得Chiara长得还可以要求和她合影,以致于让Chiara犹豫要不要待在中国当明星),直接走到她面前毫无顾忌盯着她从头看到脚,仿佛是看动物园的大猩猩,我带她转移方向回避,我向她表示抱歉,她说习惯了,她不傻,别人异样的目光她能觉察到。女儿则在一旁不满地嘀咕:每次都这样,还有人不停地盯着Chiara用中文和她问东问西,一点儿也不喜欢。。。此刻有点明白女儿的情绪来源。无独有偶,某周末,我们带她一起到附近的大公园去玩。正当我们在私聊时,有两个一男一女的学生,约莫小学6年级或者初一的样子,戴着眼镜,貌似对老外很着迷,一直跟着我们,边跟边看边议论,直到听到我们探讨明代(Ming Dynasty)这个英语词他们的笑声也同时爆发出来,嘴巴里还重复着”Ming Dynasty”哄笑着离开了,我只能又一次对Chiara say sorry,她说Ok,她已经习惯。这次受伤的不是Chiara,是我,为我们现在城市的公民、竟然还是受过教育,三观应该是最正的孩子竟还存在如此不礼貌的行为。

    我曾以为我所在的城市在国内虽不算一流城市但也在二流;我曾以为不当着别人的面随意指点、说三道四应为现代孩子熟知的礼仪;我曾以为现在城市的孩子各国游玩,早已对老外是司空见惯、见怪不怪。。。然而,我错了。Chiara的到来让我发现“城市”不仅仅是一个行政区划的级别,更是一个国民素质的级别,而衡量这个国民素质的样本最直观的就是老人和孩子。而现有的中国绝大多数城市却用城市的“硬件”装着农村的“软件”。如果说城市的老人或农村的孩子由于教育或见识所限导致如此行为我尚能理解并谅解,那么大城市的小学高年级的学生或初中生再有这样的行为是我无法忍受的,他们是社会的将来和希望,如果依旧是如此状况,社会只是在更替循坏,谈不上进步。

Chiara轶事之五:某周末,我们一起前往附近城市的主题公园。她看到道教的符号,狂喜,说了一大通有关道教的英语,而我正慌乱地用手机翻译着那些听不懂的道教英语,无言以对,为何,即便翻译成中文,我也说不出超过“黄老”、“无为而治”的范围。纳闷她一个外国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痴迷,道教、功夫、太极。。。而我是一个对传统文化不那么有兴趣更谈不上在行的人,所以解说起来相对困难,只能让英语更为蹩脚但略微精通史政的老公说中文,我再进行不到位的翻译,惭愧。。。我们探讨历史,我说历史是门枯燥的课,她本能反应,怎么会,历史那么有趣、我们每个人有应该了解自己国家的过去,是好是坏,如何避免坏的再发生。。。让我顿时觉得自己很没有厚度,脑补一个25岁的女孩再教一个近40岁的女人的画面,汗颜。。。

既然老外对我们的历史那么感兴趣,而我们却从没把自己的历史中的精华去很好地传承和创新,非要跑到国外去和老外竞争他们所擅长的东西,是不是哪里有点问题?是的。不反对“学西”,但前提是对自己先有个很好的了解。如此才能在传承的基础上有突破及创新。否则亲们见过几个玩Jazz、Blue超越老外的国人,但你却能亲眼见证到把流行与京剧结合的霍尊却在年纪轻轻一炮成名。

Chiara轶事之六:某天带Chiara从学校开车回家,行驶途中听到后方有救护车的警报声,我看看左边超车道满满的车,右边道也是满满的车,尽管不是早晚高峰,但时速也只在二三十码左右,丝毫无法变道让车,只能作罢。Chiara问我为何不让,我反问如何让(各自的问答绝对出于本能)。她说在意大利像我这种情况也还是要让,哪怕靠边停下总是要让出中间一个道。我当时脑补这得是整个社会公众都得具备这样的统一意识才能从拥挤而繁忙的道路上让出一条不是道路的“道路”。一方面讶异于西方公众意识之领先,一方面让我领会到人权保护的程度。这让我想到了以前在一本书上看到的一个美国案例,探讨的若干年前美国司法实践对生命健康权与财产权发生冲突时的取舍(大家知道,在美国,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一点贯彻得淋漓尽致)。案例讲述的是一个人在非常饥渴难耐时好不容易看到一户人家,敲门无人应,却发现门没锁,于是推开门进了庭院,正准备从水缸里舀口水喝,主人至门口,拔起抢对他射了一枪,人最终是死是伤,记忆不详。但最后的司法判决结果印象深刻,说即便在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美国,也得屈服于生命健康权这一自然法则,故最后判决住宅主人依旧要承担刑事责任。

Chiara轶事之七:一次从公园走回家吃晚饭的路途中,我俩边走边聊,突然她停下,她发现路上有个阿婆坐在轮椅上,周围没有人,她想推她至安全的地方,也许她觉得在路边不够安全,我提醒她小心(原谅我从事法律的思维决定了我比较在意风险控制,我本能地想到了南京鼓楼法院曾经判决过的彭宇案件),她想不通,不停地问我Why?我很不情愿地和她讲起了彭宇案件及随后对社会造成的影响。她慢慢理解,但仍一直坚持等待着看到从周围赶来的老人家人把老人推走才离开。

说到现在,很多人对Chiara很好奇。她的祖国意大利,在欧洲不算发达;她的家庭是单亲家庭,跟随母亲,不富裕;她不是独女,经常忍受母亲对同母异父的妹妹的偏爱;这样的一个女孩子,按理无论是教育、思维、还是见识都不应该是发达国家的上乘,可就是相对于这个不是发达国家上乘的女孩,我们依然还有很多望尘莫及的地方。这不是仅仅个体与个体的差距,更体现了国家与国家的差距。是啊,相对于意大利的国民教育,我们尚有如此之距离、那美国、德国、日本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发表

热门资讯+more